English 无障碍浏览 信息报送系统 公务员邮箱 移动应用 个人中心

贵州两个山村的茶“缘”

发布时间:2018-04-10 08:59:00 打印 关闭 【字体:

  “好个核桃坝,风景美如画”。在驶入核桃坝村的大巴车上,谢传言赞叹。作为石志村前往核桃坝村取“茶经”的村民代表之一,他第一次到这个“中国西部生态茶业第一村”。

  谢传言今年74岁,家住贵州省遵义市正安县土坪镇石志村。石志村与湄潭县核桃坝村相隔90多公里。一个是人均纯收入不足4000元的深度贫困村,另一个则是人均纯收入达16400元的小康村。在当地政府的牵线下,两个村结成了互帮互助的友好村。

  核桃坝村党支部书记陈廷明说:“我们村以前也是贫困村,‘摸着石头过河’种了30年茶才有了今天的发展。我们要用这些经验帮助石志村发展。”

  石志村地处黔北深山。四道山梁将这个村庄分裂隔断,海拔高度相差1100米,用村民的话讲,“村子里走一趟,一年四季也就都经过了”。沟壑纵横致使土地零散破碎,辛苦种的粮食仅够糊口,青壮年外出打工。

  为改变村庄面貌,村里决定在具有地方特色的白茶、野木瓜和方竹笋上做文章。据石志村第一书记张济国介绍,现在村民将土地流转给了正安茶业公司,平时做些除草管护工作,每天能赚60元。等三年后茶叶有了产出,村民还可以将采得的茶青卖给公司,预计每亩综合收益可达万元以上。

  利益可观,村民们心里却犯起了嘀咕。“我们村从来没种过茶叶,也没人会种茶叶。”62岁的赵仁强说。

  种茶经验少,难题怎么解?石志村选出了32位村民代表到核桃坝村,与当地村民“同吃同住同劳动”,学习种茶、采茶、制茶工艺及经验。

  “采茶可真是个精细活。”在核桃坝村潘安英家的茶田里,赵仁强生平第一次体验了采茶的滋味。“湄潭翠芽”由独根的芽头制成,赵仁强避开叶片,寻觅新发的芽尖。按照潘安英教的方法,他双指夹住芽柄,轻轻捻动……

  几天下来,赵仁强有了心得。“我们年纪大了,采茶比种苞谷轻松多了。”赵仁强说。

  白天下地干活,傍晚就能把茶青卖出。采访当天,潘安英带着她的三名“学员”一共采了10斤茶青,当天净入400余元。

  “这个来钱快哟。”谢传言说,“我去年种苞谷收了1200斤,买种子化肥花了200多元,雇人来收花了500多元,自己仅收入400多元。”

  据张济国估算,村里刚种下的茶苗三年后才能有产出,可村民们并不担心。

  “茶叶种植三分靠种,七分靠管。”谢传言说,“在地里做些管护工作一个月也能有1000多元的收入,我老伴去年在县里的白茶基地干活赚了3000多元。回去我就把田里的水放了,全部种上茶叶。”

  “人家种得,我们为啥种不得。采绿茶一天就能收入好几百元,我们种白茶收入更多。”64岁的王华跟赵仁强同在潘安英家借住。他心中还有另一番愿景:“人家村子搞得好,年轻人在家做活。我的几个儿子都在外打工,经济起来了,孩子们也能留在身边。”(记者 马卓言)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