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无障碍浏览 信息报送系统 公务员邮箱 移动应用 个人中心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公开 > 解读回应 > 政策解读 > 部门解读

省医改办详解为何实施医疗控费

【权威回应】省医改办详解为何实施医疗控费
发布时间:2017-11-20 09:09:00 打印 关闭 【字体:

2015年10月底,国家卫生计生委等五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控制公立医院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的若干意见》,对2017年全国医疗费用增长幅度提出了明确指标:力争降到10%以下。并且对控费目标实行动态管理,每年调整一次。

在这样的背景下,医疗费用增长幅度位居全国前列的贵州,就成了改革的重点区域。

“减轻群众医药费用负担,规范医务人员诊疗行为。”贵州省卫生计生委体制改革处(省医改办)处长安仕海表示,今年以来,贵州医疗费用增长快速,大大超过国家要求的控费目标,也超过了贵州居民消费指数增长速度,并呈不合理增长之势。不合理增长的医疗费用不但影响了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在群众中的获得感,更是增加了群众经济负担。

安仕海表示,控费的最终目的是让群众看得起病、看得好病,真正得到实惠,促进公立医院回归公益性和良性运行发展,从而推动实现医疗费用增长与经济社会发展、医保基金运行和群众承受能力相协调。

医疗控费,引导医院各归其位

各级医院各归其位,是医疗控费的初衷之一。

“技术难度低、风险小的一二级手术县级医院就能完成。”安仕海表示,三甲医院存在着一二级手术占比偏高的情况。而小病大治、不合理用药等情况,更是增加了患者的负担。

不合理用药物方面,安仕海举了一个例子:曾经到某三级医院进行控费调研时,发现一种进价和售价为60元一盒的非临床必需药,却是医院用药的排位上位列第一。

经过多年的努力,贵州彻底告别了60多年的以药补医时代,目前贵州已经破除了药品和医院的利益关系,这为医疗控费奠定了基础。

医疗控费不是不看病、不开药、不做检查、不收治病人,而是落实因病施治,做到合理检查、合理用药。

安仕海表示,三级医院主要提供急危重症、疑难病症诊疗和专科医疗服务,接受下级医院转诊,并承担人才培养、医学科研及相应公共卫生和突发事件紧急医疗救援任务。

现实却是,原本在县级甚至社区医院就能得到治疗的患者,全部扎堆到三甲医院,导致“大医院爆满,小医院空床”。诸如南明区医院的床位使用率仅70%,一些有着几十张床位规模的乡镇卫生院甚至没有病人,这些都造成了公共医疗资源的极大浪费。

“医疗控费就是要让医院回归公益性。”安仕海表示,要达到这一目的,除了严格执行医疗机构设置规划和落实医院功能定位,医院自身加强内涵建设进行行为规范,还需要患者改变长期以来养成的就医习惯,养成“疑难杂症找三级医院,小病在社区和县级医院解决”的习惯。

改变就医习惯,患者是否愿意呢?“我从市州来到贵阳定居,看中的就是这里有全省最好的医疗资源。”市民吴锐选择在毗邻贵州医科大学附院(下简称贵医附院)的北京路买房,看中的就是医疗资源“大医院嘛,看病放心。”

毗邻三甲医院,一直是各房开商在销售时极力标榜的区位优势之一,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房价的高低。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医疗控费的深入,这个优势将逐步弱化。

医院:循序渐进,不会一刀切

医疗控费政策,也将视线聚焦到患者最为信任和推崇的三甲医院。

雷宇的妻子即将临盆,在贵州省人民医院住院待产时,院方告知有一种医用耗材不能使用,即便是自费都不行。考虑到妻子属于高龄产妇,雷宇只得带着妻子转院。

最终如愿抱着呱呱坠地的儿子的雷宇在兴奋之余依旧不解:头一次遇到不准自己花钱的医院。

吴梅和毛慧也遇到了和雷宇相似的情况。

她们分别在市里不同的医院看胃病,主动要求做胃镜检查时,均被医生拒绝,原因是“没必要做过度的检查。”

想用的医疗用品不能用,想做的检查不能做。并不相识的三个贵阳市民,却因为一次就医经历,颠覆了他们此前对医院的印象。

最近,一份贵州省人民医院的红头文件在医疗圈流传:为了控制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贵州省人民医院做出了诸如限制日常门诊量、逐步增加专家门诊、取消副主任医师以下普通门诊等一系列措施。

患者的际遇,以及医院的行为背后,昭示出一个现实:如何控制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已成为贵州省各家医院的共同课题,也将改变人们多年来的就医习惯。

“不应该把所有的资源集中在大医院。”贵医附院院长刘健认为,医疗控费的决策是正确的,让各级医院各归其位是好事。

刘健表示,作为一家深受患者信任的三甲医院,贵医附院在严格遵循医疗分级政策的同时,将循序渐进地引导患者改变就医习惯。

“改变就医习惯,并不代表医院的大门会向患者关闭。”刘健表示,首先会保证危重症患者的诊疗需求。至于普通病患者,能开设的门诊也会尽量开设,毕竟贵医附院也肩负着社区服务的功能。

“医疗控费,控制的是‘不合理费用’增长。”许多患者担心医院会否为了控费而限制一些必须药品的销售。刘健表示,患者不用担心,只要药品耗材是有效的、必须的、安全的,就会继续使用下去。

长期以来,由于大医院集中了优质的资源,吸引了大量患者,而为了满足所有患者的需求,医生不得不在诊疗过程中依赖各项医疗器械检查和药品。

各项检查和药品增加了患者的负担,挂号排队一小时,看病三分钟,然后继续排队做各项检查,排队拿药……这种让人频频抱怨的就诊常态,让一些患者形成了“科技发达了,医生不需要医术,靠仪器和药品就能看病”的观念。

刘健表示,医疗控费政策将倒逼医院进行创新改革,激励医务人员的业务水平得到更大的提升,也能更加体现出医务人员的技术劳动价值。

“小医院”的信任危机

实际上,并非不愿屈尊,患者担心的是所谓的“小医院”能否看得好病。

在贵阳的三甲医院门诊大厅就医人群中,你能听到贵州各地甚至外省的口音。这是患者对“大医院”的信任,也是对“小医院”的不信任。

今年五月,石清风在某县人民医院做了阑尾手术,出院后四个月以来腹部一直疼痛不止。

直到石清风忍着剧痛奔波到省城,在贵医附院进行检查后才发现体内存有异物,经过手术,取出一块医用纱布。

尽管某县医院承诺对此事负责,表现出了积极的处理态度。但是石清风却因为一个小小的阑尾手术遭受了四个月的折磨,至少她本人将很难释怀这次就医经历。

记者在针对此事进行采访时,受访的医务人员反应均十分吃惊:作为当地最好的、成立于1956年的二甲医院,该医院在手术室制度如此严苛,每一块医用纱布都要进行清点的当下,还会犯下如此低级的医疗错误,让人费解。

这些来自县级医院的医疗事故,让患者不得不舍近求远,不计成本的到三甲医院来求个安心踏实。

“小医院”需要“富亲戚”

小病不出县,大病送三级。要实现患者就医习惯的改变,是对基层医疗能力的一次大考。解决基层医疗能力,就需要优质医疗资源下沉,这也是贵州一直在做的工作。

2016年10月,贵州省政府办公厅印发了《贵州省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三年提升计划(2016-2018)》。今年10月,贵州省政府办公厅印发了《贵州省推进医疗联合体建设和发展实施方案》。

到2017年底,贵州省基本搭建医联体制度框架,全面启动多形式、多类型的医联体建设,全省三级公立医院全部参与并发挥引领作用。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常见病、多发病诊治能力明显加强,诊疗量占比明显提升,就医秩序更加合理规范。

到2020年形成较为完善的医联体政策体系,全省二级公立医院和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全部参与医联体。区域内医疗资源有效共享,基层服务能力明显提升。

11月8日,在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及常熟一医专家的联手下,一例超声定位肝脏穿刺活检术在思南县人民医院取得成功。对于思南来说,将在临床诊断和肝脏疾病诊疗手术技术方面取得新突破。无疑是思南及周边地区该类病患者的福音。

2017年,来自遵院附院,常熟市一医、二医,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的20余名专家对口帮扶思南县人民医院,共开展诊疗1000多人次、学术讲座50余次、示范教学查房80余次、手术100余例、疑难病例讨论80多次、下乡义诊2000多人次。

这样的及时雨,被思南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局长黄正权形象地形容为来自“富亲戚”的帮扶。能让群众在家门口就能看得上病、看得起病、看得好病。

作为省内的龙头医院之一,贵医附院早在2015年就和省内13家县级医院共建了医联体,对其提供医学帮扶。刘健介绍,贵医附院在黔南、黔东南和黔西南三个少数民族自治州,下派专家到将近1600家乡镇卫生院进行医疗对口帮扶,并接收当地医生到贵医附院来进修学习,培训达9000人次。

在医疗水平还处于全国后列的贵州来说,尤其需要这样的“富亲戚”,这也是破解医疗控费的关键。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