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无障碍浏览 信息报送系统 公务员邮箱 移动应用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公开 > 重点领域信息 > 扶贫脱贫

2016年贵州省减贫120.8万人 脱贫攻坚仍有短板

发布时间:2017-09-28 09:38:00 打印 关闭 【字体:

贵州省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报告显示:

2016年贵州省减贫120.8万人

“2016年,贵州省减贫120.8万人,全省脱贫攻坚取得显著成效。”9月27日,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听取省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关于检查《贵州省大扶贫条例》贯彻实施情况的报告。

据悉,2016年全省减贫120.8万人,贫困发生率从2012年底的26.8%下降至2016年底的10.6%,1个贫困县完成国定摘帽标准的第三方评估工作、1500个贫困村摘下贫困标签,脱贫攻坚取得显著成效。

根据检查报告,各级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在围绕《贵州省大扶贫条例》重点内容,切实依法履行职责,法治主导作用在脱贫攻坚中得到充分体现。

产业扶贫全面推开

各级政府及有关部门以建立山地特色农产品大省为载体,以“脱贫、摘帽、增收”为目标,以基础产业为重点,扶贫产业快速发展。

其中,遵义市围绕茶、椒、酒、竹等优势产业做文章,全市发展茶园210万亩,竹林230万亩,辣椒200万亩,红高粱100万亩,主导产业和特色产业覆盖80%以上的贫困人口,吸纳贫困人口就业14.5万人。

乡村旅游井喷发展

全省实施“百区千村万户”乡村旅游精准扶贫工程,带动覆盖1417个贫困村;通过乡村旅游直接带动201727人就业,其中建档立卡贫困人口63341人,占31.4%。

其中,六盘水市乡村旅游从业人员达到8.8万人,人均每月增收1778元,带动5.2万贫困群众实现脱贫。

易地扶贫搬迁强力推进

各级政府及有关部门探索出多种搬迁办法和措施,全省易地扶贫搬迁工作推进有力。2016年第一批搬迁30万人,项目竣工率100%,入住率83.7%;第二批搬迁15万人,项目竣工率93.4%,入住率23.5%。

2017年计划搬迁76万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人口68万人,计划实施搬迁项目257个,各地提早谋划、倒计时抢工期,现已开工181个,尤其是黔东南州33个搬迁项目全部开工,开工率高于全省平均水平33.4个百分点。

教育医疗扶贫覆盖更广

全省在教育资助、医疗保障救助政策上,进一步扩面提标,实现“应补尽补、应助尽助”。

其中,完善贫困学生资助办法,开通贫困生无障碍入学就读通道,杜绝“先交后补”;在10所省属职业院校为贫困地区生源开班免费培训班,“威宁班”“赫章班”等共培养学生4000余人;今年1月至5月,全省共救治农村贫困人口55.71万人次,医疗费用11.64亿元,通过“四重医疗保障”报销9.98亿元。

财政扶贫投入稳增长

各级政府在本级财政预算中安排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并建立与脱贫攻坚任务相适应的财政专项扶贫资金投入增长机制。

2017年,省级财政预算安排财政专项扶贫资金16.98亿元。2016年省本级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比2015年增加14.29亿元,安排的扶贫支出比2015年增加3.78亿元;同年实际收回存量资金8.47亿元,6.6亿元统筹用于扶贫开发工作,占到收回存量资金的77.92%。

“三变”成农村发展主旋律

“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全省各地全方位推进“三变”改革。

在六盘水市,“三变”改革已覆盖96个乡镇(街道、社区)、31个省级农业园区;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167.98万亩;整合财政资金8亿元,撬动村集体、农户、社会资本76.18亿元参与入股;50.14万户农户成为股东(其中贫困户12.2万户),入股受益农民达165.33万人(其中贫困人口31.65万人),户均分红2805元。

严查扶贫领域腐败问题

我省严格对履行岗位职责不到位、在脱贫攻坚中不作为、乱作为的干部进行行政问责,对不适应脱贫攻坚的领导班子及负责人通知进行组织调整。黔西南州在脱贫攻坚中召回干部251人,安顺市严格问责干部81人。

同时,加强对扶贫领域违纪、违规、违法行为的查处力度,全省共查处1279人。在玉屏县扶贫办腐败案中,7人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县党政负责人被约谈,分管扶贫开发工作的副县长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及组织调整。

脱贫攻坚

仍有短板

省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检查中发现,由于《贵州省大扶贫条例》颁布仅10个月时间,中央又不断出台新的扶贫政策,全省脱贫攻坚实践中出现不少新情况、新问题,仍有一些短板待破解。

根据检查报告,我省产业发展带动贫困户增收普遍存在“小、散、弱”状况,扶贫产业在如何做大做强并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加快发展,实现可持续增收等方面研究不够。

一些地方存在区域发展和精准扶贫“两张皮”现象,一些干部抓区域经济就忘记精准到村到户,有的谈到精准到户就不懂得抓规模化、集约化生产,地方主导产业发展与贫困户关联度不高,贫困群众增收门路不多。

在扶贫项目资金监管和整合力度方面,有的地方项目库准备不充分,出现“没钱吵要钱、钱来了用不出”的现象;扶贫项目资金在县、乡、村三个层级,因管理上的漏洞,“蝇腐”现象时有发生。

此外,不少部门至今没有将数据资源共享至“云上贵州数据共享交换平台”,使动态管理贫困农户缺乏“聚”和“通”的支撑,没有充分发挥扶贫云指导、督促全省脱贫攻坚指挥平台的功能。(记者 肖达钰莎)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