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2017年贵州两会 > 两会进行时 > 两会访谈

【聚焦“两会”声音】整合医疗资源 改善基层医疗条件

         

1月18日, 2017年贵州省两会会期过半,“医疗”仍然是备受代表、委员关注的热门话题。“医疗资源分配”、“基层医疗水平提升”、“医疗人才培养”,成为了热议关键点。

向大医院“扎推儿”导致看病越来越难

看病难究竟难在哪里?以贵州省人民医院为例,该院每天的门诊病人达到5000人以上,如果以每个病人一个家属陪同来计算,意味着每天有最少有1万人在医院门诊这个狭小的空间活动。某些特殊检查项目,病人需要等待1周左右,非急性手术及住院,普遍需要半个月左右等待时间。看病住院似乎的确有些难。

贵州省人大代表、省人大教育科技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省人民医院院长孙兆林认为,医疗资源下沉,将缓解百姓“看病难”问题。

与此同时,乡镇医院、部分县市级医院,却有些“冷清”。大量医疗设备、手术仪器闲置,医生由于缺少病人,业务水平无法提高,收入无法保证,往往更愿意进入省市级大医院。

无法回避的是,大医院越来越忙,规模较小的医院越来越萎缩。

贵州省人大代表、省人大教育科技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省人民医院院长孙兆林认为,优质资源向大城市的大医院集中,影响了医疗服务体系的整体效能。缓解百姓“看病难”问题,分级诊疗制度将推动基层医院和大医院形成不同功能定位,让大医院回归学术和诊治疑难急危重症的定位,让基层医疗机构做好常见病和慢病的防治。“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贵州要促进优质医疗资源下沉,我认为很有必要。”孙兆林说。

黔西南州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罗敏呼吁,适当放宽乡镇医护人员晋升条件,为乡镇医护人员提供更多学习培训机会。

基层医院面临医疗"真空"尴尬

"近年来国家对乡镇卫生院不断加强投入,基层群众还是跑到城里看病,主要原因就是乡镇卫生院缺人,较高水平医生流失。贵州省人大代表、黔西南州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罗敏告诉多彩贵州网记者。

而来自2016年新华网的一组数据显示,贵州乡镇卫生院空编率接近30%。

随着村医行业出现大量"空窗",农村三级医疗网络的网底结构功能减退,农民群体的诊疗风险加大,医疗事故也时有发生。"国家投了大量的钱在乡镇建卫生院。买医疗设备,可是因为没有人会用,设备成了摆设。乡镇卫生院没有很好地发挥出‘小病不出村,中病不出乡’的中枢作用。"贵州省人大代表、兴义市人民医院院长杨玉林说。

贵州省人大代表、兴义市人民医院院长杨玉林今年的议案,建议实现县乡一体化医疗管理。

针对这一现象,杨玉林代表今年的议案,提出县乡一体化医疗管理,县管乡用,打通渠道,使医疗资源有效下沉、医疗人才晋升渠道通畅。“基层医院留不住人,主要是上升空间狭窄,晋升无望,难免留不住人才”杨玉林提议,将乡镇医院的编制名额交由县级医院统一管理,县级医院负责向乡镇派出医生,“交流渠道通了,基层医疗队伍才能稳得住。”杨玉林认为。

提高医疗保障标准 下沉优质医疗资源

2017年,贵州省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指出,计划实施“全民参保计划”,提高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政府补助标准,扩大养老、医疗等保险参保覆盖面,让农村、城市低保标准分别提高15%和10%,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政府补贴标准从380元提升至420元,通过政策兜底一部分,让百姓在社会保障方面有更多获得感,实现老有所养,病有所依,真正的做到老有所养,老有所依。

建立全省县级以上的公立医院预约挂号统一平台,解决了城市百姓看病难的问题,乡镇卫生院远程医疗和规范化数字预防接种门诊全覆盖,给予农村老百姓带来更多便宜,让更多改革的红利惠及农村百姓。(张玥 胡楠赟)

  • 人大代表陈黎明呼吁及早干预留守儿童口腔健康
  • 代表建议:发展“农超对接” 解决农民卖菜难市民买菜贵难题
  • 代表回顾履职五年:扎根黔西南,醉美旅游路
  • 【聚焦“两会”声音】整合医疗资源 改善基层医疗条件
  • 履职这五年 “贵州变化”振奋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