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2018年贵州两会 > 回顾2017 > 扶贫进行时

松桃县孟溪镇贫困户陈开进励志脱贫故事

         

陈开进在蔬菜地劳作.jpg


陈开进打零工挣钱.jpg


陈开进在做家务活.jpg

矮矮瘦瘦的个子,一头灰白的头发,黝黑的脸庞里嵌着一双发亮的眼睛,咧着嘴就看见快掉光的牙,洗得发白的藏青色布衣,奔驰在寒风里装着猪肉或是棉花被的三轮车,等等这些,就是松桃苗族自治县孟溪镇贫困户陈开进给笔者留下的第一印象。

生活如此多艰 他始终坚强面对

今年57岁的陈开进,家住孟溪镇油蓬村杨柳组。在村里人眼中,陈开进是铁打不倒的硬汉子。村里的老支书陈开江跟陈开进是一个自然寨,看着他长大,也见证了他一路的艰辛。

30年前,他“讨”了一个勤快媳妇,先后有了4个孩子,本该夫唱妇随开启幸福生活,不料妻子患上了类风湿、贫血症、脑积水等疾病,一躺就是10多年。他一边照料年幼的儿女和躺在病床上的妻子,一边走家串户当起了卖棉被、床单的江湖郎,始终没有一句怨言。

屋漏偏逢连夜雨,9岁的儿子在学校课间玩耍时,不慎将右手塞进窗户,当场断肢,因当时没有好的医疗条件,造成终身残疾。2005年,妻子不堪重病去世,留下了他和4个孩子,也留下了因治病而一贫如洗的家。

看着4个孩子,陈开进没有多少时间消化悲痛,也没有被生活的重压击垮,而且变得愈发坚强:赶场天在街上摆地摊,平时走家串户卖东西,给别人犁田、插秧、种地打临工,孱弱的身体举起杀猪刀卖肉……为了解决家庭开支问题,不管天晴下雨,只要能赚钱,什么脏活、苦活、累活都干。

凭一己之力,陈开进一个人拉扯大4个孩子,大女儿嫁了人,手有残疾的大儿子做不了重活,小儿子早早外出打工,小女儿以不错的成绩读到了大学,家里的境况还是十分艰难。

“再穷不能穷骨头,再难不能难孩子,农村人要讲为人,讲勤快”,只有初中文化的他,一直坚持用双手开垦家中的“贫地”,哪怕最困难的时候没米下锅,总觉得“穷在心里头”,从不向党委政府张嘴伸手。

精准扶贫帮扶 他激发满满信心

在精准识别入户“大走访”中,陈开进的家庭状况被该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由油蓬村两委通过村民代表大会评议将其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通过了解情况找“病因”,对准政策想办法,孟溪镇党委政府为其开出了教育资助、精扶贷、危房改造等一系列脱贫“方子”。

“我最小的姑娘2015年考入大连工业大学,正到愁路费和学费咋个办,村两委第一时间走到家里来问情况,说是可以申报雨露计划,我家得了4000元”。在国家的教育资助下,小女儿已经读到了大三,现在正准备实习。

孟溪镇党委政府引进老板在该村建起了农业园区,陈开进家里的2亩田全部流转出去,他自己购置了一台犁田机,以每亩100元的价格为农业园区犁地。他还把别人闲置的田土要了过来,带着大儿子种上了3亩左右的稻谷、玉米、蔬菜等,维持一家人生活根本不成问题。

2016年,“精扶贷”政策刚在村里宣传,陈开进就报了名,年底的时候,他如期领到了“精扶贷”分红“大红包”。

为了不负党和政府大好政策的恩情,也为了让一家人能摆脱贫困过上小康生活,已过天命之年的陈开进鼓足了干劲,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

“早上还没天亮,就听见他喊卖肉了,从来不缺斤少两,价格也比市场上要便宜一两块,是个苦命人,也是个勤快人,大家都爱跟他买东西。”安享子女福气的村民杨未明,就住在陈开江的对门寨子,同是50多岁的人,他很是照顾这位陈家兄弟的小本生意。

2016年底,陈开进和帮扶责任人一起,给自己算了一笔“哑账”:做棉被生意和打零工找了20000余元,“精扶贷”分红5000元,财政扶贫资金入股分红710元,小儿子在外务工挣了18000元左右,家里一头猪能卖几千元,学生学费解决了5485元,加上粮食直补和生态补偿等等,再减去一家人日常的开销,平均每个人还有5000余元的净收入。

在了解到国家的脱贫政策后,他跟驻村工作组长姚楠说:“国家在我困难的时候帮了我,我也不能坐起等张口要,只要还能动,就绝不拖国家的后腿。”于是,他自愿向村里递交了脱贫申请书。

扶贫更要扶志 他集聚着正能量

摘了贫苦户的“帽子”以后,党和国家也没有停止对陈开进的政策关怀。

陈开进家里只有两间木房,孩子都大了,不够住,镇村两级就给他申请了危房改造项目,现已建起了有4间的一层砖房。“至少家里现在每个人都能有一间房了,国家的扶贫政策就是好啊,帮我家解决了实实在在的困难。” 他看到笔者高兴地说。

寨子里的乡亲们看他为人正直、踏实能干,都推选他当组长;考虑到他的家庭情况,该镇党委政府和村里还为他争取了护林员的工作,领着每个月800元的工资,他笑着称,没想到自己也成了正儿八经的村干部。

当了村组干部,陈开进也对得起村组干部的报酬和群众的信任,常说:“党和国家帮了我,乡亲们相信我,别的不说,要出多少力气我有的是”。

孟溪镇党委政府把农业园区规划在油蓬村后,组里的陈开志不肯流转自家的土地,他一次次上门给陈开志讲政策、谈道理,直到做通思想工作后才罢手。每次党员组长大会,评议低保户、精准扶贫户,他都第一个站出来说“大直话”;村里的桃子林、蔬菜地,他一块块犁得仔仔细细,蔬菜基地可以收获了,他带着家里人免费当劳力。

在陈开进的小女儿陈琴芬心里,自己的父亲不只是血肉亲人,还是会和自己说心里话的朋友。她对笔者说:“爸爸讲话做事都考虑别人,累了一辈子了,从来不喊苦不喊痛。总教育我们,用自己努力奋斗得到的,才安心”。

陈琴芬说话间大方直爽,性格跟父亲如出一辙,孤身在沈阳求学,担任校干部,大学期间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学的是人力资源专业,对自己的未来很有规划。陈开进用自己的一言一行给孩子们树立了做人的榜样。

“我今年光是护林员工资有9600元,除了卖棉被,还增加了猪肉生意,‘精扶贷’分红有5000元,还有10000多元的低保金,大儿子手不方便,在做简便的临时工,小女儿平时做点兼职,没得好大的花费,小儿子在外打工谈了个女朋友,现在不愁吃,不愁住,我再多做点,明年给儿子讨个媳妇。”冬日的阳光照在陈开进的脸上,一笑,又露出两颗摇摇欲坠的门牙。

扶贫重在扶志气,努力开出幸福花。在扶贫政策的帮助下,陈开进乐观坚强,发挥铮铮铁汉的力量,用瘦弱的身躯,拼搏的信念,撑起全家的一片天空,走上了脱贫致富的道路。(冉群芳 黄烈敏)

  • 小核桃里珍藏的许多感人故事
  • 引领农民脱贫致富的“领头雁”
  • 熊玉唐:为稻田增收致富开新路
  • 彭学刚: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