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本级财政预决算及"三公"经费 省有关部门和单位财政预决算及三公经费 各市州财政预决算及三公经费 贵州省本级财政专项资金

黔西南州2014年全州和州本级预算执行情况与2015年全州和州本级预算草案的报告

黔西南州2014年全州和州本级预算执行情况与

2015年全州和州本级预算草案的报告

(2015年2月4日在州第七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六次会议上)

州财政局

各位代表:

受州人民政府委托,现将2014年全州和州本级预算执行情况与2015年全州和州本级预算草案提请州七届人大六次会议审议,并请各位政协委员和其他列席人员提出意见和建议。

一、2014年全州和州本级财政预算执行情况

2014年,全州各级财政部门深入学习领会党的十八大、十八届三中全会、四中全会精神,贯彻落实中央、省委和州委的各项决策部署,围绕保民生、促发展,合理有序安排支出,积极发挥财政职能作用,收支预算均完成预期目标,预算执行情况总体良好,圆满完成了州七届人大五次会议确定的各项财政工作任务。

(一)全州财政预算执行情况。

州七届人大五次会议通过的预算是:公共财政预算收入94.40亿元,全州公共财政预算支出186.12亿元。

全州公共财政预算实际执行情况:全州财政总收入累计完成143.66亿元,较上年增加17.36亿元,增长13.74%。全州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完成94.5亿元(具体分项详见附表),为预算的100.10%,比上年决算数(下同)增加13.12亿元,增长16.12%。其中:税收收入70.69亿元,增加18.08亿元,增长34.36%;非税收入23.80亿元,减少4.96亿元,下降17.25%,加上中央各项转移支付141.58亿元、省级下划财政体制改革基数1.74亿元、地方政府债券收入2.78亿元、调入预算稳定调节基金1.05亿元、调入资金2.93亿元,上年滚存结余4.94亿元,当年财力合计249.52亿元。全州公共财政预算支出236.90亿元(具体分项详见附表),为预算的127.28%,增加27.04亿元,增长12.88%,加上上解省专项支出5.27亿元,地方政府债券还本支出1.58亿元,安排预算稳定调节基金0.40亿元,当年支出合计244.15亿元,收支相抵,当年收大于支5.37亿元,扣除结转到2015年的上级专款3.89亿元,全州净结余1.48亿元,用于平衡2015年全州公共财政预算。

全州政府性基金执行情况:全州政府性基金收入53.96亿元,上级补助收入10.36亿元,上年结余8.61亿元,当年收入合计72.93亿元。政府性基金支出58.56亿元,上解支出0.01亿元,调出资金0.3亿元,结余14.06亿元,按基金管理政策结转2015年安排使用。

(二)州本级预算执行情况。

州七届人大五次会议通过的预算是:州本级公共财政预算收入16.47亿元,公共财政预算支出21.67亿元。

州本级公共财政预算实际执行情况:州本级公共财政收入19.10亿元,为预算的115.96%,比上年决算数增加3.35亿元,增长21.28%。其中:税收收入16.51亿元,为预算的110.44%,增加3.62亿元,增长28.11%;非税收入2.59亿元,为预算的170.29%,减少0.27亿元,下降9.48%(主要是由于专项收入、行政事业性收费和国有资源有偿使用等一次性收入减收),加上中央各项转移支付9.80亿元、省级下划财政体制改革基数-0.88亿元、地方政府债券收入0.64亿元、调入资金0.94亿元,各县(市、新区)体制上解14.30亿元,州级下划各县(市、新区)体制基数14.79亿元,上年滚存结余1.32亿元,当年财力合计30.43亿元。财政支出完成26.88亿元,为年初预算的124.06%,增加3.78亿元,增长16.36%,地方政府债券还本支出0.64亿元,专项上解省级支出0.61亿元,当年支出合计28.13亿元,收支相抵,当年收大于支2.30亿元,扣除结转到2015年的上级专款2.29亿元,州本级净结余166万元。

州本级政府性基金执行情况:州本级政府性基金收入4.13亿元,上级补助收入0.43亿元,上年结余3.61亿元,当年收入合计8.17亿元。政府性基金支出2.43亿元,调出资金0.3亿元,结余5.44亿元,按基金管理政策结转2015年安排使用。

二、2014年财政主要工作

一年来,全州各级财政部门按照州七届人大五次会议有关决议,我们重点抓了以下工作:

(一)着力抓好开源节流,确保财政预算收支平衡

一是积极应对经济下行压力,高度重视财源建设。发挥财政资金“四两拨千斤”的杠杆作用,扶持传统支柱财源,培育后续新兴产业,大力支持小微企业、非公企业发展。2014年州本级继续安排项目前期工作经费0.30亿元,增加安排“百团招商”工作经费0.25亿元。二是积极争取上级转移支付。全州各级各部门抢抓国家增加中央预算内投资机遇,加强项目库建设,以项目为载体,进一步加大向上争取力度,努力拓展中央、省对我州支持的领域和范围。全州共争取上级转移支付资金99.37亿元,增加22.31亿元,同比增长28.95%,剔除一般性转移支付后,所争取的专项转移支付占全省比重首次突破10%,达到10.15%。三是严肃财经纪律,坚持厉行节约,反对铺张浪费,严格控制“三公”经费支出。2014年全州“三公”经费支出2.88亿元,同比减少0.91亿元,下降24.01%。

(二)深入推进财税改革,进一步完善财政体制机制

一是完善分税制财税管理体制改革。严格执行省政府《关于进一步完善分税制财政管理体制的通知》并出台和完善州对下财政体制文件,进一步理顺了州和县(市、新区)之间的收入分配关系。二是按照全面深化财税体制改革的总体要求,加强和改进预算管理,努力构建全面规范、公开透明的预算管理制度,公开财政预决算及“三公”经费,试编权责发生制政府综合财务报告。三是积极推进税制改革。按照中央要求,实施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稳步推进营改增试点扩面工作。四是高度重视政府性债务。建立政府性债务管理工作联席会议制度,严格按照中央和省的要求,做好政府性债务归口管理,圆满完成存量债务清理甄别,为政府性债务纳入预算管理打下了基础。

(三)落实民生改善政策,着力打造民生财政

继续坚持守住底线、突出重点的原则,全力支持做好“民生实事”,全州重点民生支出投入176.64亿元,占财政支出的74.56%。一是切实加大教育投入保障力度,促进教育公平和质量提高。全州教育支出累计拨付51.51亿元,同比增长18.32%。二是支持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提高医疗保障水平。全州医疗卫生支出累计拨付21.43亿元,同比增长27.40%。三是以实现全覆盖为目标,进一步完善社会福利、养老保障和社会救助制度。全州社会保障支出累计拨付19.12亿元,同比增长4.18%。四是完善住房保障政策。全州累计拨付农村危房改造补助资金4.11亿元,同比增长76.39%,累计拨付保障性住房补助资金18.13亿元,同比增长94.73%。五是深入推进“四在农家·美丽乡村”基础设施建设。全州“一事一议”财政奖补资金投入1.83亿元,同比增长26.82%。六是加大农业综合开发支持力度。全州农业综合开发项目资金投入1.35亿元,同比增长6.03%。支持望谟申报农业综合开发县顺利获得财政部批准,实现了农业综合开发县全州全覆盖;兴义市枫塘现代高效农业园区、兴仁县薏仁米现代高效农业园区获批国家级农业综合开发示范园区,占全省份额的三分之二。

(四)优化财政支出结构,着力打造发展财政

按照“五个起来”的要求,一是重点支持交通、水利等基础设施项目建设。全州安排支持水利建设资金6.97亿元、机场建设资金1.00亿元、航线培育资金1.14亿元。二是积极推进新型工业化进程。全州节能环保专项资金累计安排7.01亿元,重点支持污染减排、节能降耗、淘汰落后产能和环境保护。三是鼓励非公有制和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全州安排扶持中小企业发展资金1.20亿元,深入实施“3个15万元”政策,全力支持中小企业发展,推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

(五)提高资金使用效益,着力打造绩效财政

一是探索财政资金投入方式改革。积极支持国有平台公司组建和运行,采取以奖代补、先建后补、贷款贴息等形式,以财政资金撬动金融资本和社会资本,缓解州内融资压力,支持全州经济社会发展。二是推动财政资金统筹整合。探索市场化运作方式盘活财政存量资金,加大资金统筹使用力度,集中财力办大事。三是推动绩效评价管理。继续扩大绩效目标管理和绩效评价的覆盖面,注重绩效评价结果反馈和应用。2014年对州直13个部门实施绩效自评,涉及项目46个,资金总额0.64亿元;对9项专项资金开展了绩效评价,涉及资金总额4.68亿元;对全州住建部门2013年部门支出管理绩效进行了综合评价试点,涉及资金11.52亿元。四是强化财政监督检查。深入推进贯彻执行中央八项规定严肃财经纪律和“小金库”专项治理工作,开展财经纪律执行情况、提高财政收入质量等专项检查,以强化监督促效益提升。

总结2014年工作,取得的成绩令人欣慰,在肯定成绩的同时,我们也清醒地认识到,全州财政工作仍然存在收入结构不够合理、财源基础不够稳固、财政收支矛盾突出、政府性债务风险较大等问题。对于这些问题,我们将进一步深化财政改革,完善体制机制,妥善加以应对和解决。

三、2015年全州和州本级财政预算草案

(一)编制2015年预算的指导思想。

全面贯彻落实中央积极财政政策,紧扣全州经济工作总基调和总目标,积极适应新常态,加强和改进预算管理,努力构建全面规范、公开透明的预算管理制度;从严控制一般性支出,进一步优化财政支出结构,注重提高财政资金使用绩效,着力打造“发展型财政、民生型财政、绩效型财政”。

(二)2015年财政收支预算及平衡情况。

全州公共财政预算安排情况:全州公共财政预算收入105.84亿元,增长12.00%。加上中央下达相对固定补助收入、地方政府债券转贷收入等,全州公共财政预算支出按184.32亿元安排,比上年决算数(扣除省下达专款)增加18.72亿元,增长11.30%。鉴于年度内中央、省非固定专项补助下达等因素,实际支出数还将增大。年度中的预算执行情况,我们将按规定及时向州人大常委会报告。

州本级公共财政预算安排情况:州本级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安排20.64亿元,增长8.08%。其中:税收收入17.31亿元,增长4.87%;非税收入3.33亿元,增长28.57%(主要是从2015年起地方教育费附加等11项政府性基金调整为非税收入入库)。州本级公共财政预算支出安排25.64亿元,比上年决算数(扣除上级专项)增加0.98亿元,增长3.97%。

按上述收支预算,州本级公共财政预算收入20.64亿元,加上中央下达相对固定补助收入7.34亿元、2014年滚存结余2.30亿元、省级下划财政体制改革基数-0.88亿元、各县(市、新区)体制上解13.30亿元,州级下划各县(市、新区)体制基数14.79亿元,预算收入合计27.91亿元。州本级公共财政预算支出25.64亿元,地方债券还本支出1.23亿元、上解省支出1.04亿元,预算支出合计27.91亿元,预算收支平衡。

全州政府性基金预算安排情况:剔除政策性因素影响,全州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41.62亿元,上年结余14.06亿元,收入合计55.67亿元;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46.04亿元,上解支出0.04亿元,结余9.60亿元。

州本级政府性基金预算安排情况:剔除政策性因素影响,州本级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2.03亿元,上年结余5.44亿元,收入合计7.47亿元;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2.74亿元,上解支出0.01亿元,结余4.72亿元。

四、2015年财政工作主要任务

2015年是“十二五”的收官之年,是全面深化财税改革的关键之年,面对经济下行压力,我们将深入贯彻中央、省和州委的决策部署,迎难而上,牢固树立“过紧日子”的思想,在强管理、增效益、提质量、抗风险等方面下功夫,切实发挥财政在改革发展中的基础性和支撑性作用。

(一)确保完成全年目标任务

高度重视财源建设,加强收入征管。大力扶持传统支柱财源,积极培育后续新兴产业,鼓励小微企业、非公企业发展,不断扩大全州财源范围。及时掌握重大税源变化情况,发挥重点税源预警监控作用,堵塞税收漏洞,做到依法征税,应收尽收。同时抢抓国家继续实施积极财政政策机遇,积极争取中央和省专项资金大力支持。

(二)全面深化财税体制改革

进一步扩大预决算公开范围、细化公开内容,逐步健全政府预算体系,加大公共财政预算、政府性基金预算、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和社会保险基金预算的统筹协调,探索建立三年滚动预算平衡机制,加强结转和结余资金管理,提高公共服务项目资金中政府购买服务比例。按照国家统一部署,进一步扩大“营改增”试点范围和资源税改革试点,做好消费税和环境保护税改税准备工作,积极推进税制改革。

(三)进一步强化政府性债务管理

出台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暂行办法,严控新增债务,严格限定政府举债规模、程序和资金用途。妥善处理存量债务和在建项目后续融资,合理划分债务类型,强化各级政府对债务的偿还责任,分门别类逐步化解存量债务。建立债务风险预警及应急处置机制,对地方政府性债务深入分析、及时预警。

(四)积极探索新兴投融资模式

通过注入资本金、市场化运作等方式,支持国有平台公司做强做大,进一步拓宽财政融资渠道。继续加强与金融机构合作,支持重大民生工程建设;大力推行“PPP”等民生建设投融资管理方式,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公共事业和基础设施建设。认真落实扶持中小企业税收优惠政策,健全完善中小企业贷款担保费用财政补助、贷款贴息等扶持发展机制,促进中小企业大发育、大发展。

(五)大力推进依法理财

贯彻实施新《预算法》各项规定,依法组织财政收入,强化税收征管,规范非税收入管理,继续降低非税收入占比,切实提高收入质量。坚持先有预算后有支出,未列预算的不得支出,硬化支出预算约束。全面清理规范税收、非税等收入和财政支出等方面实施的优惠政策,对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一律停止执行。严肃财经纪律,切实加强财政监督检查,积极配合强化审计监督,严格执行财政违法行为处罚处分条例,坚决纠正和查处财经违法违纪行为,把依法行政、依法理财贯穿于财政工作的全过程。

各位代表,完成2015年财政工作,任务艰巨,使命光荣。我们将在州委的坚强领导下,自觉接受州人大的监督,虚心听取州政协的意见和建议,大力深化财税体制改革,切实加强财政科学管理,着力打造民生财政、发展财政、绩效财政,不断开创财政事业新局面,为全州经济全面发展和实现同步小康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名词解释

1.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公共财政预算收入是指政府凭借国家政治权力,以社会管理者身份筹集以税收为主体的财政收入,主要用于保障和改善民生、维持国家行政职能正常运转、保障国家安全等方面。为了避免与预算体系中其他预算收入混淆,从2012年起各级政府将一般预算收入改称为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在口径上与2011年以前的“一般预算收入”相同。

2.转移支付:指中央政府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财政体制和政策规定,给予地方政府的补助资金。现行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主要包括一般性转移支付和专项转移支付。

3.地方政府债券:指有财政收入的地方政府地方公共机构发行的债券,一般用于交通、通讯、住宅、教育、医院和污水处理系统等地方性公共设施的建设,地方政府债券一般也是以当地政府的税收能力作为还本付息的担保。

4.稳定调节基金:指根据中央规定,为更加科学合理地编制预算,保持预算的稳定性,而设立的专门用于弥补短收年份预算执行收支缺口及突发事件财政支出缺口的财政储备基金。

5.调入资金:指为了平衡公共财政预算收支,从预算外资金结余调入预算的资金,以及按规定从其他渠道调入的资金。按照相关规定,可从财政专户结余、政府性基金结余或其他渠道调入资金

6.结余和结转:结余是指财政收入大于财政支出的部分,它分为滚存结余和净结余,其中滚存结余等于净结余加上结转。结转是指结余中有专项用途、需在下年继续安排使用的支出部分。地方财政有结余或结转的主要原因:一是中央财政超收中大部分用于补助地方,因超收数额到年底才能较为准确预计,且其使用要严格按程序审批,因此有一部分要在年底和结算时才能下达,地方财政当年拨不出去,形成结余或结转。二是地方财政超收中有一部分资金当年拨不出去,形成结余或结转。

7.地方政府债券:是指经国务院批准同意,以省、自治区、直辖市和计划单列市政府为发行和偿还主体,由财政部代理发行并代办还本付息和支付发行费的可流通记账式债券。

8.非税收入:指由各级政府、国家机关、事业单位、代行政府职能的社会团体及其他组织,依法利用政府权力、政府信誉、国家资源、国有资产或提供特定公共服务征收、收取、提取、募集的除税收和政府债务以外的财政收入。

9.财政支出绩效评价:指为加强财政支出管理,强化支出责任,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益,财政部门、预算主管部门和预算单位根据设定的绩效目标,运用科学、合理的评价方法、指标体系和评价标准,对财政支出产出和效果进行客观、公正的评价。

10.一般性转移支付:指中央政府对有财力缺口的地方政府(主要是中西部地区),按照规范的办法给予的补助。包括均衡性转移支付、民族地区转移支付、农村税费改革转移支付、调整工资转移支付以及农村义务教育转移支付等,地方政府可以按照相关规定统筹安排和使用。其中,均衡性转移支付是指以促进地区间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为目标,选取影响各地财政收支的客观因素,考虑地区间支出成本差异、收入努力程度以及财政困难程度等,按统一公式分配给地方的补助资金。

11.专项收入:指中央财政对地方的专项转移支付资金。主要是财政部财监〔2009〕74号文中所确定的17类中央政府公共投资资金。即:污水管网建设补助资金、重点病险小型水库治理资金、汽车下乡补助资金、农村环保资金、节能技术改造资金、全国中小学校舍安全资金、农村危房改造补助资金等。

12.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新农合):指由政府组织、引导、支持,农民自愿参加,个人、集体和政府多方筹资以大病统筹为主的农民医疗互助共济制度。

13.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指未纳入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覆盖范围的非职工城镇居民参加的一种社会医疗保险制度,与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共同构成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疗保障体系。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坚持以收定支、收支平衡、略有结余的原则,重点保障患者住院和门诊大病医疗支出,兼顾门诊小病支出。城镇居民参加基本医疗保险,以个人和家庭缴费为主,符合条件的老年人、残疾人、低保对象和享受助学金及助学贷款的非在职的在校大学生等困难城镇居民参保费用,主要由财政给予补助。

14.基层医疗化债:指化解的范围是政府举办的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发展建设过程中形成的长期债务,主要包括业务用房、辅助用房建设维修、医疗设备购置等债务。中央和省级财政将对各地截至到2009年12月底前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长期债务进行补助。

15.保障性安居工程:指政府为解决城乡中低收入家庭住房困难而出台的一项惠民政策,包括廉租房、经济适用房、公共租赁房、限价房、各类棚户区改造、农村危房改造和游牧民定居工程等。其中,廉租房、经济适用房、公共租赁房又统称保障性住房。

16.农业综合开发:指中央政府为保护、支持农业发展,改善农业生产基本条件,优化农业和农村经济结构,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和综合效益,设立专项资金对农业资源进行综合开发利用的活动。原职能由农业综合开发办公室代履行,2010年机构改革后划回财政部门。

17.“一事一议”财政奖补:指村民通过规范的一事一议筹资筹劳开展村内公益事业建设项目,政府采取以奖代补、民办公助的方式,给予适当财政奖补。其目的是以农民自愿出资出劳为基础,以政府奖补资金为引导,建立多方投入、共同推进的村级公益事业建设投入新机制。

18.预算绩效管理:是政府绩效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种以支出结果为导向的预算管理模式。它强化政府预算为民服务的理念,强调预算支出的责任和效率,要求在预算编制、执行、监督的全过程中更加关注预算资金的产出和结果,要求政府部门不断改进服务水平和质量,花尽量少的资金、办尽量多的实事,向社会公众提供更多、更好的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使政府行为更加务实、高效。

19.政府采购:指各级国家机关和实行预算管理的政党组织、社会团体、事业单位,将过去由财政部门供给经费,再由各个单位分散购买,转变为在政府的监督和管理下,按照法定的采购方式和采购程序,实行集中采购和分散采购相结合的管理模式,购买所需货物、工程和服务。

20.公务卡制度:是财政国库集中收付改革的延伸,是财政改革的重要内容,公务卡制度以国库单一账户体系为基础,以银行卡为载体的现代财政支付管理制度,是通过银行卡实现财政财务管理公开和消费透明的一种新型产品和制度创新。

21.国库集中支付:指由财政部门开设国库单一账户体系,所有财政性资金均纳入国库单一账户体系进行支付和管理。

22.国库管理制度改革:是健全公共财政体制的重要举措,是继分税制改革后我国财政的重大改革之一。主要内容是建立以国库单一账户体系为基础、资金缴拨以国库集中收付为主要形式的现代国库管理制度。

23.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指为深化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实现2020年基本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疗卫生制度、实现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改革目标。改革主要包括:加快推进基本医疗保障制度建设,初步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健全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促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推进公立医院改革试点。

24.金财工程:即政府财政信息系统(CFMIS)的简称,是我国电子政务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

说明:各年度因机构改革、机构预算级次变更等因素,预决算公开单位名称、名单根据规定相应进行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