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绿色发展知行合一 > 建设篇

黔东南州生态文明建设综述

         

厚植绿色优势 引领美丽崛起

——黔东南州生态文明建设综述

施秉境内的氵舞阳河水质优良、生态良好。

台江生态家园交密村。(台江县委宣传部提供)

榕江绿色蔬菜富农家。

核心提示

绿浪翻滚,秀色满眼。

行走在黔东南的阡陌山野,那模糊了四季变迁的绿,总是让人迷醉。

山的青、水的绿、天的蓝,在这里汇聚成一条春意盎然的河,缓缓流淌;汇聚成一片碧波荡漾的海,浩浩荡荡。

蓝天白云下的古村落与原始森林、千年梯田、高山溪流、农耕田园交相辉映、融为一体。

这就是今天的黔东南,美得张扬,活力四射。

多年对“绿色”的孜孜追求,多年在生态文明建设道路上的执着探索,让黔东南的生态绿色画卷焕发出无穷的生命力,耀了世人的眼,润了百姓的心。

今日,《大美黔东南》推出黔东南州庆特别报道第四期——“生态文明”主题策划报道,深入报道该州大美黔东南的生态路径,敬请关注。

蓝天白云常作客,绿水青山入画来。

用这句话来形容黔东南,最恰当不过。

森林覆盖率65%,空气负氧离子含量是全国平均水平的22倍。

境内大大小小2900多条河流,水质达到一、二类标准的超过95%。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推荐为世界十大“返璞归真,回归自然”的旅游目的地首选地之一,世界乡土文化基金会确定的18个生态文化保护圈之一。

“森林之州”、“天然氧吧”、“文化千岛”等赞誉让黔东南的“天生丽质”早已深入人心。

重视生态环境保护,建设生态文明,这里有着不可比拟的天然优势,也有着世世代代传承的良好传统。

在从江岜沙苗寨,诞生一个人便会栽下一棵小树,这棵小树就是离世后包裹他的最后材料。

这种“人树合一”的观念,以一种独特的思维方式向世人阐释了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生态意识。

“禁不俱(拘)远近杉木,大小树木,不许任人小儿砍削,罚银十两。”“禁四至油山,不许乱伐乱捡。如有人违,罚银五两”……在黔东南锦屏文斗苗寨,一块立于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的“六禁碑”,把远古朴素的民风娓娓道来。

今天的文斗人不仅延续这一传统,更将其发挥至极致。他们不仅爱树护树,更建立了绿化基金,即使只有拇指大的小树,村民也会自觉打上草标,警示人人保护它。

源自于民间的生态环境保护实践,包含了可持续发展的核心内容,体现了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在黔东南大地上生生不息,孕育和形成了以雷公山系苗族文化与月亮山系侗族文化为代表的丰富的自然生态和人文生态。

站在这样的起点上,黔东南的生态文明建设备受瞩目。

多年来,黔东南也在一直执着探索如何走出一条深具黔东南特色的生态文明建设道路。

从最初的“生态立州”战略,到后来探索建立“黔东南生态文明建设试验区”,再到试点全国生态文明示范工程,每一步都体现着敢为人先,先行先试。

为了完成每一梯次的进程,黔东南没有选择盲打莽撞,而是先行构筑了一系列缜密、细致的顶层设计。

这些年,黔东南先后制定、出台了《黔东南州生态文明示范工程规划2014—2020年》、《黔东南州省级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建设实施方案》、《关于加快推进黔东南州生态文明建设的实施意见》以及《黔东南建设生态文明示范州三年行动计划(2014—2017年)》等系列指导性文件。

水、气、土壤、农村环境治理等生态文明工程在黔东南州得以大力实施。

数据显示,“十一五”以来,黔东南州累计投入生态环境保护及环境污染治理资金近400亿元。

如今,每逢夏季,凯里市巴拉河流域,消暑的游客络绎不绝,带火了沿河40多家大大小小的农家乐。在沿河的苗寨,远道而来的客人经常一住就是一个星期,甚至两三个月。

这里的“火”,不仅仅因为山“青”,更在水“清”。

凯里市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关停了运转半个世纪的凯里纸厂,换来甜美生态“果实”。

建设生态文明离不开严格的制度、严密的法治。

2015年10月1日,黔东南州正式施行《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生态环境保护条例》,它的出台是黔东南州积极探索生态环境保护法律制度建设的重要成果,也是该州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的法律规范和有力武器。

这部《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生态环境保护条例》与黔东南州其他诸如《黔东南州生态文明建设目标考核办法》、《黔东南州生态红线区域保护规划》、《黔东南州排污权有偿使用实施办法》、《黔东南州生态补偿示范建设规划》等政策法规一起,为生态文明建设保驾护航。

当黔东南州生态方面的每一个“不足”被不断补齐,其在生态文明建设上的“认可度”也在不断上扬。

国家统计局将黔东南建立生态文明试验区的生态服务价值评估调查和统计监测指标体系列入国家重大统计科研课题启动实施。

国家发改委将黔东南列为“全国生态补偿示范区”并启动实施,支持黔东南率先探索民族自治地区行政体制改革。

文化部将黔东南列为“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并启动实施。

国家林业局将黔东南列为现代林业建设示范州予以支持。

国家发改委、财政部、林业局将雷山县、剑河县列为全国生态文明示范工程试点县。

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环保部等10个部委将雷山县列为全国生态保护与建设示范区。

凯里市成功创建“国家卫生城市”,“国家环境保护模范城市”创建已通过省级预评估。

……

而对于黔东南人来说,生态文明建设的成果已然切身感受。

天更蓝了。“十二五”期间,黔东南州共完成减排项目125个,全面完成减排目标任务,减排能力大幅提升,四项主要污染物指标排放量分别比“十一五”削减了11.48%、2.74%、7.46%和2.56%,减排成效位居全省前列。全州16个城市(县城)空气质量优良率达到了99.8%,优良天数与“十一五”期末比提高12.3个百分点。

水更清了。到“十二五”末,全州16个城市(县城)及乡镇集中式饮用水源地水质和“两江一河”出境断面水质达标率均达100%。

环境更美了。到“十二五”末,黔东南州同步小康生态环境质量指数及增比进位指标均排在全省前列,环境指数上升为74.61,生态环境质量居全省第—。

过去黔东南虽山美水美,却处于枕着宝山过穷日子的尴尬境地,今天这种状况在生态文明建设中发生了逆转。

绿水青山正化作金山银山。

依托生态资源优势,黔东南新能源、新材料、现代装备、大健康等新兴产业蓬勃兴起。

曾经产生不了多少经济效益的座座山坡,变身成为果园、茶园、药园,演变成老百姓的“绿色银行”。

一些生态优良的乡镇、村庄乘势发展乡村旅游,走起了农文旅一体化路子,游客如潮,日子红火。

生态环境资源为发展添了活力,也让在外游子们归心似箭。

外出打工多年的麻江宣威镇乌羊麻寨村民杨启勋,毅然回家乡当起了“蓝莓种植大王”,开起了农家乐,年收入10多万元。

在他的身边,越来越多的返乡青年回到了生机盎然的家乡,寻找到了另一片天。

生态文明建设的征途还在继续,黔东南步履愈加坚定、思路愈加清晰,气势恢宏的绿色发展画卷正铺展得更加广阔、更加灵动。(杨成利 陈丹

  • 黔东南州生态文明建设综述
  • 生态型智慧城市贵安现雏形
  • 安顺市生态文明建设效益初显
  • 贵阳市生态委通报2016年“千园之城”建设情况
  • 贵州省44条主要河流85个监测断面达标率为89%